我们会陪你一起过河
发布时间:2020-07-06
来源:本网
作者:本网
分享到:
Aa
字体: 网页纠错  
  

我们会陪你一起过河

一名驻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隔离观察点医生的手记

  我们的隔离观察点从开始投入使用以来,已经三个多月了,迎来了一百多名隔离观察者,同时也成功解除隔离观察者一百多名。这些人中有些来自疫区的密切接触者,有些是密切接触者的接触者,有些是境外或者高风险区域回来要求进行医学观察的,我们把他们统称为医学观察者。

  他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,但是到了这里都有共同点:来的时候忐忑不安,持着怀疑的态度甚至有抵触的情绪,觉得被隔离了,担心被家人和朋友嫌弃,担心被隔离的时间无限延长,担心家里的父母、小孩和伴侣无人陪伴与照顾,总之有数不清的担心和理不清的顾虑。

  他们由市急救中心120的负压救护车送到观察点,“观察点”原为“隔离点”,虽然字面上稍加改变,但对于这些来到这里隔离的人感觉明显不一样。进入观察点后,经过我们医务人员和疾控人员上至政策的解读,下至拉家常的关心后,放下了还只是心中的戒备,担忧还是写在脸上,眼睛会不安的环顾四方。时值“暖雨晴风初破冻”,当他们一下车看到一个宛如世外桃源的度假小区,周围绿树环绕,百花争艳,莺飞草长,弥散着饱含负离子的空气时,顿时心旷神怡,一扫来时的阴霾。“比我想象中的好太多了!”一个医学观察者发至内心地说。环境没问题了(真心要感谢我们领导,派人几天几夜不辞辛劳的找地方作对比,最后选出如此佳境),但是真正要呆14天,还有更多需要我们去解决的地方,下面的一些片段就让我非常的难忘。

  片段一:“救援”

  “李医生,我实在呆不下去了。”我的一个和平古镇的老乡在观察点带着十分着急的心情向我诉求。

  “怎么了,慢一点说。”我用邵南的方言回答。

  “我进来隔离了,我老婆一个人在家,家中喂养了那么多的鸭子,就快没有饲料了,可能再过几天就会被饿死,那可是我一年的积蓄呀。”他的语速很快,充满了无奈。

  我听完后顿时明白他的焦虑所在,知道仅仅安慰是没用的,一边用老家话与他交流,问出困难所在地及具体的需求,要怎么去解决。邵武市防疫领导小组制定的细则里有这么一条,尽力解决被隔离人员家庭成员的一些困难。于是,立刻上报领导,市领导接到电话后,在最短的时间内,委托所在地的乡镇干部开绿灯立即给予解决,在当时是防疫战最艰难的时候,乡镇干部克服了重重的困难,亲自将物资送到了他的养殖场及时挽救了他们家的一场“经济危机”。

  “谢谢你们,谢谢党和政府。”

  他的焦虑顿时没有了,他感受到了我们的高效率的救援,感受到了我们的爱,便踏踏实实地呆到隔离结束。

  片段二:“网络诊疗室-多学科上门服务”

  “您好,我有脑梗,高血压还有糖尿病,我一个人待在这里非常的担心,我怕有可能会晕倒,或者出现其他可怕的意外。”一位年纪较大的医学观察者发出了他的担忧,他从新加坡回来,他老婆及子女都在国外,我第一个反应便是一边了解他的过去病史,一边安慰他。

  “好的,我会处理好。”

  我上报了刘建辉院长,他立刻从院部派来一名经验丰富的神经内科医生,与我穿上了防护服,进入了他的房间进行的详细的询问病史,我同时建立了网络诊疗室,将内分泌和心血管医生以及神经内科医生组建微信群,形成多名医生对一个隔离人员行诊疗。通过这种多学科的会诊,大家一致认为,这一名医学观察者目前的状况比较稳定,只要有必需的药品,加上我们一天两次的上门测量体温、血压、心率、血糖,如有变化再做相应处理。接下来我还增加了医疗查房和电话、微信的交流次数,直到他安全离开观赛点。离开的时候,他在微信群里这样写道:“谢谢您有始有终,一直对我的关心,向您致敬。”

  看完了,我的眼也开始潮湿了。

  片段三:“有了保障”

  “我妈妈真的不能待在这里,她感到无助和恐慌,还有糖尿病,睡眠也不好,该怎么办呀?”一种烦躁和无助从她的房间里蔓延出来。她们母女从国外一路辗转来到邵武的观察点,她们从网络上得知被隔离了,她们特别的担心,尤其是还有一个在国外的女儿忧心忡忡,甚至通过多方渠道去向政府提意见。

  “我来处理吧,一定让你放心。”我穿上了防护服进入了房间,了解了她们的情况,老人家不会使用微信,便将她和一起陪伴的女儿拉进了我们的网络诊疗室,一边和她远在异国他乡的女儿进行解释和安慰。经过我们网络诊疗室的会诊后,得知“睡眠一贯不好,更换场所后加剧,糖尿病的药也快用完了”,我们开出必要的药方,当天就从市立医院送来了药,并且交到了老人家手里。接下来的监测中,慢慢的老人家的血糖控制了,睡眠也慢慢好转了。在多次的交流中,知道老人家的听力不是很好,也不善于表达,但是从刚进来的忧愁满面,到现在的笑容满满,表情就是对我们的最大的肯定。

  “有医务人员的地方就算有了保障。”他女儿也笑着这么说。

  看着他们都笑了,我们工作组的全体人员都感到十分的欣慰。

 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像下面描述的片段。

  “李医生,我的牙痛又犯了,怎么办呀?”一个退休的老同志这么说。

  “我来处理

  “我的咽喉不舒服,虽然我没发热,但是我感到很担忧。”一个归国华侨这么说。

  “我来处理

  “医生,我真的想抽一根烟呢,怎么办?”一个青年这么说。

  委婉拒绝。

  “我小孩子的宝宝纸尿裤用完了,可以帮我买吗?”一个焦急的妈妈这么说。

  “可以

  “我在写论文,但是我电脑差一个硬件,可以邮寄到你那里带过来吗?”一个德国回来的留学生这么说。

  “可以

  就这样,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利用电话、网络诊疗室,并在市委市政府强大的后盾下,我们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,他们当中有些人出去以后还成了我们的好朋友。

 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,尽管我们经常在防护服下流着汗水,甚至面对的环境存在未知的危险因素,我们也许会被感染,也许也会被隔离,但是透过护目镜看到他们一个个安心地在这里隔离观察,感到无比的自豪,无比的骄傲。因为有党和政府,他们在这里隔离,感受到了仁心,感受到了爱,在这个国家和人民防疫战的关键时刻,我们以“必胜之心,责任之心,仁爱之心,谨慎之心”迎接每一个挑战。

  面对此时全球的疫情,我想代表医务人员对每一个进入隔离点的医学观察者说一句话:“我们不是菩萨,但是我们会陪你一起过河。”

  (作者系市立医院副主任医师、政协邵武市第十三届委员 李鹏兴)

 

   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